top of page

「神捕」與三個賭徒的故事


清朝末年,山西忻縣有一位姓劉的捕頭,不管是如何複雜的案件,到了他的手裡都會變得輕而易舉,在當時被譽為「神捕」。


這裡有個姓常的縣官,為人狡詐,以公肥私。但是,這位常縣令對劉捕頭還是禮讓三分的。因為,他明白「神捕」可以為他確保這方土地的良好治安,自然也能夠為他帶來升官晉爵的機會。


有一天,劉捕頭在街上閒走,來到一個賭場的門口,目睹了一場羣毆事件。有一大羣賭徒不知為何互相打鬥起來,其中有三個賭徒極其兇猛,手中持械,把其他人打得四處逃竄。


劉捕頭當機立斷,急忙上前制止,沒用一杯茶的時間就把這三個賭徒制服了。


劉捕頭把他們用繩子綁好,帶到縣衙裡。此刻,常大人還沒有來,劉捕頭轉過頭來瞧了瞧他們,見他們被自己打得鼻青臉腫,個個垂頭喪氣,剛才鬥毆的威風早已蕩然無存,也感覺到十分有趣。於是,他想先和他們講講話,好打發一下時間,順便等待常大人升堂問案。


劉捕頭給他們鬆了綁,將其中一個賭徒喊了過來,詰問他道:「三百六十行中哪一行不能掙錢養家啊?為何你要去賭呢?」


這個賭徒輕輕地抬起頭來,看了「神捕」一眼,對他説:「即使我是一個賭徒,可是比起你來卻強得多!」


劉捕頭突然從這個賭徒的眼神中察覺了一種對自己非常輕蔑的眼光,令他十分驚訝。他想:一個就要淪為階下囚的人,為何在現在還能狂妄起來呢?


強烈的好奇心衝擊着這位「神捕」的內心,他急不可待地問道:「此話怎講?假如你説得在理,今天我就當場將你釋放,絕不食言!」這個賭徒説:「當我手裡抓起骰子的時候,我的大腦中就會馬上作出判斷,要大還是要小,全部都是由我説了算。劉捕頭,在抓捕罪犯的時候,你可以做到所有都由你説了算嗎?」説完話,這個賭徒放聲大,笑聲中透着非常的驕傲和自豪。


在賭徒的笑聲中劉捕頭想起了往事,有一次,劉捕頭逮捕一個當眾調戲婦女的公子哥,結果剛到縣衙就被常大人劈頭蓋臉地訓斥了一頓。原來,這位公子哥是常大人的小舅子。劉捕頭最終只得把他放了,還得給他賠不是。這件事總是讓這位「神捕」耿耿於懷。這回,賭徒的一番譏諷引起了劉捕頭對這件事的回想。


劉捕頭心想:對啊,我在辦案中有幾次是可以由我做主的呢?這個賭徒説得很對,在這一點上,我還確實是不如他。於是,他輕輕地對賭徒點了點頭。


這個賭徒説:「君子一言九鼎。我先走了。」説完話,他徑直向門外走去。


正當劉捕頭用若有所思的目光向門外望去的時候,另外一個賭徒走了過來,對他説:「如此説來,我也比你厲害。當我把骰子扔出去的時刻,瞬間就能夠看到勝負,從中可以立即地判斷出我當時作出的選擇是對還是錯,你能嗎?」


這番話彷彿當頭一棒打在劉捕頭的頭上一樣,讓他又陷入了思考:對啊,我辦案的時候免不了要侵犯其他人的好處,這些人有我的上司,有我的朋友,有我的手下。假如我包庇他們,對於我來説,今後會順順利利,可是對於自己的良心來説,又是不可饒恕的罪行。那麼,每次我辦案後,究竟是不是對的呢?真的是分不清啊!


就在此刻,一直沒有講話的那個賭徒也走了過來,説:「我也比你強!在賭場上,我所有些念頭就是贏,就算我最終輸得傾家蕩產,我依舊不會改變我的念頭。你能嗎?」


這番話像一盆冷水一樣澆在了劉捕頭的頭上:是啊,我曾經立下的目標是懲惡揚善。但是有時為了謀生,為了妻兒老小,我不得不向某些人低頭,我根本就不能堅持我的理想和立場,我活得真的是不如一個賭徒啊!


突然,劉捕頭怒目圓睜,猛地站起身來,拳頭捏得咯咯直響,還沒有離開縣衙的兩個賭徒被他這個動作嚇得面如土色。劉捕頭對他們揚了揚手,無可奈何地説:「你們説得沒錯,都走吧。」


在兩個賭徒一走,劉捕頭馬上回到家裡,帶着自己的一家老小離開了此地,過隱居的生活去了。


企業中,管理者往往認為讓員工掌握最熟練的技藝以後就萬事大吉了。但常常事與願違,當員工熟練掌握了技能,有些卻遠走高飛了,以致管理者對員工的忠誠度產生了質疑。


假如管理者讓自己的員工真正地參與到計劃中,在工作中擔負起一定的責任,這就不知不覺中為員工提供了一個比較開心的工作環境,能夠最大地激起員工的工作熱情,使之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因為他們覺得這項計劃中有自己的認知和想法,成敗也有自己的責任,就會覺得這種工作非常富有趣味性和責任感,也因此想要付出所有精力而且還要自主地去學習新的知識來彌補不足。




Comentarios


New Articles
WEBSITE BANNER SMALL.jpeg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