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做唔大 是因為太迷戀過往?



現代管理學之父Peter Drucker曾經講過,阻礙企業卓越績效的兩大因素,一是不聚焦,二是無法捨棄過去。


所謂今天,乃是昨天所做決策和所採取行動的結果。不管是在政府、企業,還是在其他機構,管理者的一項具體任務就是要把今天的資源投入到創造未來中去。


企業遭遇了重大的失敗,改正並不太難,他們能檢討自己。可是昨天的成功,卻能留下無盡的影響,遠超出成功的有效期以外。尤其危險的是,有些活動本應該產生良好的效果,但是由於一些原因卻沒能產生效果。過去的成功和活動,往往演變成「經營管理上的自我主義的資產」,並且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在1914年之前,美國政府的組織不大,其對社會生活的影響也有限的時候,這種毛病還不致為害過甚。但是時至今日,政府機構已承受不了將精力和資源浪費到昨天的事情上了。然而,今天的美國至少有半數的聯邦政府機構,不是仍然拘泥於根本不必要的規章,就是把精力放到滿足政治家的私願上。各項努力本應有成果,但實際上這麼做卻注定永遠不會有任何成果。


詹森總統在1965~1966年間,曾對政府的每一個機構及其計畫做過一項研究。詹森總統的這項研究,是仿效國防部長麥克納馬拉的「計畫檢討」制度:刪除過時的計畫和無效的計畫。詹森總統這一步走得很對,確實迫切需要他。不過,如果我們仍舊抱著傳統觀念,認為一切計畫如果無法證明其確屬無效,就應繼續存在,那麼這項研究恐怕仍難產生結果。


政府機構容易受上述毛病的感染,其他組織也不能免疫。奉勸各大公司的企業家在抱怨政府官僚習氣的同時,也檢討一下:自己的公司是否充滿了形形色色的「控制機制」,其實卻什麼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公司是否在進行種種研究,其實只是用來掩飾自己缺乏果斷?自己的公司是否擁有各方面的人才,其實只是為了表示你們「有」各種研究和「有」各種關係?自己的公司是否沉醉於昨天的過時產品,浪費自己的主要智囊人物的時間,也扼殺了明天的產品?


有效的管理者都知道創業維艱,新工作不易上手,總會遇到困難。一項新的工作在開始之前,便應該有遭遇極大困難的時候予以克服的手段,否則開始時便種下失敗的種子了。


要「出新」,必從「推陳出新」著手。任何一個組織,都不缺乏新的創意。所以,嚴格說來,我們的問題不是缺乏「創意」,而是缺乏的只是創意的執行。人人都在為昨天的任務而忙碌。


只要能夠推陳出新,即使是最暮氣沉沉的機構,也能獲得生機。杜邦公司有一個好例子:某一產品或流程在「尚未」開始走下坡路之前,他們就毅然放棄。杜邦公司從來不將其有限的人力和資金,用來保衛昨天。但是大部分的公司,往往抱著另一種觀點。他們總是說:「只要我們努力,我們總會有市場!」他們總是說:「我們公司靠這項產品起家,我們有責任讓這項產品在市場上維持下去。」


然而,更有趣的是,這樣的公司,雖然常常選派他們的管理者參加各種有關創造力的研討會,卻偏偏找不出新的產品。而杜邦公司,卻天天忙於生產和推出新的產品。


New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