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前DWS Group可持續發展官談ESG報告「漂綠」行為

在綠色環保年代,ESG(環境、社會和企業治理)成為近年熱話,更甚是不少企業的重要課題,因為它是用作釐定企業數據和指標,用以評估企業是否能符合可持續經營的相關要求。事實上,近年市面出現很多ESG顧問機構,成就了一個市場商機,但面對「多元化」和「包容性」等術語經常被隨意使用,企業持分者到底又有沒有充分考慮它們背後的行動?德意志銀行子公司DWS Group前可持續發展官Desiree Fixler,就曾因為在對未經證實的ESG主張表示擔憂,最後更被解僱,但她仍然堅持自己的道路,甚至與蘇黎世大學及牛津大學共同製是一個檢測洗綠行為的AI工具,為ESG納回正軌。

前DWS Group可持續發展官Desiree Fixler


Desiree Fixler所指的「漂綠」(Greenwash),就是指指一間公司、政府或是組織以某些行爲或行動宣示自身對環境保護的付出但實際上卻是反其道而行,通常被用在描述一家公司或單位投入可觀的金錢或時間在以環保爲名的形象廣告上,而非將資源投注在實際的環保實務中。事緣在2021年8月,Desiree Fixler提出了DWS「漂綠」相關指控,並引發了美國和德國的監管調查,結果檢察官辦公室遂開始調查,及後更發現大量的迹象表明,與DWS基金銷售說明書中的陳述相反,ESG因素實際上只在該公司的少數投資中發揮了作用。


反「漂綠」才是真正的ESG

儘管DWS行政總裁在事後多次強調Desiree Fixler是在「與公司達成一致的情況下離任」,但她的辭職卻成為了全球頭條新聞,甚至坊間也有聲音指責DWS Group的聲明,就是試圖掩蓋Desiree Fixler的指控並將她趕出公司,但結果整個事件升級為聯邦警察的突襲,造成了經濟損失,並為其他公司敲響了警鐘。更重要是,事件的發酵導致該公司市值下降了約 14%,數值超過了十億歐元,更要花費數千萬歐元的法律費用,可謂是得不償失。


事實上,作為一位ESG顧問,Desiree Fixler認為要為業界做出有意義的改變,始於對證據的誠實揭露。「不少ESG報告都寫著『有助降低我們的碳排放』或『上述措施令到我們的業務更符合綠色循環經濟原則』等模棱兩可的聲明,如果看到一些令人眼花撩亂的可持續發展報告,那就是一個巨大的危險信號。我的責任是為了幫助企業內部評估他們是否無意中進行了『漂綠』,並做出必要的改變。」


Desiree Fixler之所以對於ESG有著重新的體驗,源自於她在摩根大通工作時,一位記者朋友寄給她一本書—由Muhammad Yunus撰寫的《Banker to the Poor》(窮人的銀行家)。「那位記者朋友她打電話給我,並催促我必須儘快認真細讀這本書,因為據她形容,當時的我將快要變成一個混蛋了。」

去年年尾,Desiree Fixler就因為指控舊公司「漂綠」醜聞而獲邀出席在澳洲悉尼舉辦的Purpose Conference,與一班世界級演講嘉賓討論再生系統、轉變資本主義、負責任技術 , 以及氣候倒數時計4個關鍵主題。「席間我談論到『漂綠』的發生方式和原因,以及緩解這種現象的方法,更重要是教導企業如何駕馭這個充滿政治言論和監管的市場,但另一方面又如何應對客戶對ESG巨大需求。 」及後,她更進一步指出,過往太多的『漂綠』行為導致大規模的反ESG政治運動愈來愈多,而且要求加強監管的聲音也愈來愈大。「個人而言,風險管理從來是行政總裁的首要任務,掌握 ESG不僅是為了保護公司,也是為了因應快速變化的世界,所謂『走在正確軌道上』,就是那些能夠將ESG融入業務,並投資提升管理團隊和董事會相關技能的企業。因為很多企業會因為要寫報告而聘請一位ESG專家,但那只是一場餘興節目,只是用於行銷的工具,真正的ESG是應該烙印在一個敢言及誠實企業文化上。就舊公司事件涉取的教訓,因為他們覺得需要掩蓋這些指控,結果就是失去了客戶的信任,收入亦遭受了難以言喻的損失。」


AI「漂綠」檢測工具豎立ESG新標準

現在,隨著Desiree Fixler的ESG事業如火如荼地進行,她積極與學術界、監管機構、金融機構和初創公司合作,她的付出更讓她被公認為2023年可持續發展金融領域最具影響力的50位人物之一(Fifty Most Influential in Sustainable Finance 2023)。

Desiree Fixler目前的最新動向是準備推出一個名為Red Flag Greenwashing Indicator(紅旗漂綠檢測)的計劃,這是由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委託蘇黎世大學和牛津大學共同製作的檢測漂綠行為的AI工具。她指出,其推出理念是針對因歐洲監管機構對ESG不切實際的期望。「目前,企業可持續發展報告指令(Corporate Sustainability Reporting Directive, CSRD)迫使企業需要創建大約675個新的KPI,我認為監管機構遠遠超出了實際情況,這絕對讓企業造成沈重負擔,我相信,這套AI工具既有助他們計算各類ESG成效,同時亦可避免『漂綠』行為,是一個能滿足業界持分者及大眾的多方利益的相贏方案。」



標記:

Comments


New Articles
WEBSITE BANNER SMALL.jpeg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