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渣當環保燃料成功融資700萬美元

據 2011 年的統計,全世界一天就要喝掉 20 億杯咖啡。這些咖啡的副產品則是約 600 萬噸的咖啡渣!這些咖啡渣如果能夠被「再利用」,不但能夠為環保盡一分力,而且還是一個極大的商機!來自英國的大學生 Arthur Kay 想要為咖啡渣找到更多的用途,於是將它們回收後轉化為生物燃料,造就近千萬美元商機。

Bio-Bean創辦人Arthur Kay


Arthur 的咖啡事業源於大學年代,一天他忽發其想,想知道咖啡渣會被如何處理?在深入了解後,發現在英國每年都有數十萬噸的咖啡渣被送到垃圾掩埋場,分解過程又會加劇全球暖化。於是,Arthur 就開始思考如何再利用這些咖啡渣,讓喝咖啡可以變得更環保,並在2013年成立Bio-Bean。Arthur的構思是將咖啡渣變成「燃料」,由於搭上了「環保」議題,因此兩年內就已經募得了超過 200 萬英鎊的資金,以及20人團隊進行產品研發。


環保燃料減碳排放帶動工廠需求

Bio-Bean的初心理念是要用咖啡渣來取代木材供一般家庭取暖,故其首款研發產品取名「Coffee Logs」。透過與速溶咖啡廠、連鎖咖啡廳合作,將咖啡渣運送回收廠,含有 60% 水份的咖啡渣被烘乾與清潔,然後再和木屑混合並壓緊,最後再將蠟塗在表層,做成「碳中性」的生物燃料。


根據 Bio-Bean 的研究,燃燒 Coffee Logs 比一般木材能提供 20% 更多的熱能,以及燒的時間。雖然 Coffee Logs 在燃燒過程中仍會產生溫室氣體,但由於它是由廢棄的咖啡渣製做而成,因此就不用砍伐其他樹木來燃燒。Bio-Bean 估計,這比將咖啡渣丟棄在掩埋場減少約 80% 的溫室氣體排放。然而,Coffee Logs的「特性 是在冬天才會有需求,因此,Arthur 需要開發新的產品以確保公司在其他季節也能夠有收入。

Arthur 在研發新產品是發現很多工廠因為環保原因開始改用生物質鍋爐。於是,他就想到生產讓這些鍋爐使用的顆粒燃料:Coffee Pellets。由於新產品主要目標是工廠,而且使用量比Coffee Logs 大很多。這不但帶來更大的市場,也對環境有更大的正面影響。Coffee Pellets 能夠讓工廠擺脫燃燒化石燃料,減緩對全球暖化的影響。也能夠讓已經轉用生物質鍋爐工廠能夠減少對木材的依賴,並使用更環保的顆粒燃料。


除了顆粒燃料, Arthur 在 2017 年也和倫敦公車合作進行了一個實驗計畫。Bio-Bean 提供 6,000 公升由咖啡渣萃取的油,讓一台公車可以使用這些油行駛一年。最特別的是,這台公車是使用一般的柴油引擎。因為 Bio-Bean 在萃取「咖啡油」的過程中,會混入其他燃料,最後生產出符合「B20」生物柴油規格的燃料。



轉攻原材料市場 冀與初創創共贏

無疑,上述實驗計畫受到當時倫敦市長,現任英國首相約翰遜的重視。但在完成了一年的計畫後,Arthur就判斷這在商業上並不可行,而將它終止。不過,這也無礙Bio-Bean將咖啡渣產品線多元化的步伐,公司目前已募得超過700萬美元資金,同時也研發出更多的產品。

例如Arthur因發現在用過的咖啡渣中,還保留了多達三分之一新鮮烘焙咖啡豆的香氣。於是,透過公司化學工程師團隊研發的處理方法,將其變成天然的調味品。之後,這些調味品就可以再次被當成食物或飲料的添加物。由於它們是完全天然的,需要在食品中添加咖啡口味的廠商,也不用去購買化學品調出的添加物。另外,隨著市面上有愈來愈多的初創開始「重用」咖啡渣來生產各種產品。例如,Ochis 就主打用咖啡渣製造的眼鏡框,Kaffee Form 則是研究用咖啡渣做咖啡杯。有很多的 3D 列印廠商甚至開始推廣用咖啡渣來做 3D 列印的材料。這些創新的共同點就是它們需要大量經過處理的咖啡渣,但剛使用過的咖啡渣並不好處理。有鑑於此,Arthur 就運用 Bio-Bean 既有的回收系統和處理機制,提供有需要對的新創公司「品質良好」的咖啡渣,讓它們可以專注在生產它們的產品。


事實上,Arthur更於2018 年創辦Skyroom,透過特殊的設計與技術在既有建築物上方的空置區域中建造房屋,為居住在城市中的勞工提供廉價但舒適的住宅。這看來和「回收咖啡渣」是完全不一樣的事,但對 Arthur 來說,這都是讓城市變得更有效率的方法而已,不同的只是這次他是「回收閒置空間」而已。




標記:

New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