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里:從阿差到朋友 推進香港多元社會

南非首個民選總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曾經說過:「我憎惡種族歧視,因為我認為那很野蠻,不論是來自黑人或白人。」多元共融,是新世代普世價值,安德里(Jeffrey Andrews)是香港首批印度裔社工,多年來致力推動本地少數族裔的權益,他認為多元共融除了講求互動,更需要提升少數族裔本身的社會參與度。「社會從來是一個協作群體,每位在這個都市生活的人,其實都是社會持份者。很慶幸自己在香港長大,記得在我爺爺年代,印裔人士在香港是被稱為『阿差』,但今日大家都會稱我們為『朋友』;於我心目中,少數族裔不是弱勢社群,我們也可以回饋社會,至少曾經差點誤入歧途的我,如今也可以成為傑青,足見香港是一個多元社會,香港人是優秀的群體。」

印度裔香港社工安德里(Jeffrey Andrews)

Jeffrey是一位土生土長的印裔香港人,如今是一位註冊社工,主要協助少數族裔在港面對的生活問題,並致力推動港印文化交流;他之所以踏上社服之路,全因當年自己一個錯誤決定,幾乎讓他身陷囹圄,幸得到一名社工的幫助,再次重獲新生。「記得中五那年會考成績不好,只有英文及旅遊兩科合格,由於難升學及難搵工,無所事事便差點誤入歧途。」他口中的錯事就是跟「大佬」去打架,並曾因為打劫手機被捕,最後因為社工出手幫助,為他展開第二人生。「那時我在警局真的感到很害怕,唯有主動ask for help(請求救助),幸得到社工的保釋,加上身邊的牧師、社工、家人都幫自己求情,結果毋須入獄及留案底,而在這件事之後,社工又鼓勵我重拾書本,由於自己旅遊科目的成績較佳,結果便選修酒店相關課程,之後做了3個月酒店,感覺不太適合自己;之後社工又介紹我進入一家電視台做印尼頻道的編輯,一做就是3年,可惜到了09年就被解僱了,我當時沮喪得很,沒有後路,也沒前途,經驗不多又不會中文,根本沒有人願意僱用我,於是社工建議我去讀社工課程。同時,也感謝在母親的幫忙下,覓得在重慶大廈基督教勵行會工作做社工的機會,專門協助少數族裔。」

從爺爺到這一代,Jeffrey已是第三代在港的印裔港人,儘管土生土長,明明是活在同一個社會,但少數族裔總似是被人遺棄的一群,正是這個原因,激發了他日後投入社工行業的決心。


場地@Paragon Asia

此文章屬部份節錄,全文收錄於《傑青50年》,如欲觀看更多,歡迎按此訂購

New Articles
WEBSITE BANNER SMALL.jpeg

© 2020 BizHK創業人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