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活用CO2製成生活品 愛生態救地球

「碳足跡」是近年熱門綠色課題,其中CO2減排則是一個重要手段;然而,一間外國初創卻視CO2為瑰寶,甚至將之應用於釀酒、潔手噴霧,以及製作香水,甚至與NASA合作為未來人類「移民」火星鋪路!


(左)Air Company共同創辦人Gregory Constantine和Stafford Sheehan


Air Company於2017年創立於紐約,是一間專注於將空氣污染轉化為有價值產品的startup,公司共同創辦人之一Gregory Constantine原先在酒商擔任主管,而Stafford Sheehan則為耶魯大學的化學博士。兩人相識於在2016年的Forbes「30 Under 30」峰會,當中Constantine對Sheehan的研究主題「如何將CO2轉化為酒精降低溫室氣體」很感興趣;同時,Sheehan亦希望自己的技術能讓更多人意識到溫室效應的嚴重性,兩人遂開始著手試著把Sheehan的技術商業化。


用CO2釀製環保伏特加

在公司成立後的首款產品就是「Air Vodka」,它是以太陽能產生的電力將水分解為氫氣和氧氣,然後將氫氣與CO2結合,產生酒精、水和氧氣的混合物;再通過蒸餾除去水,最後留下酒精。事實上,整個h製作過程就像「植物光合作用」,而每一瓶Air Vodka從大氣中吸收的CO2量相當於八棵大樹:甚至相比起傳統伏特加製作過程,一瓶平均會產生5.9公斤的CO2,而每瓶Air Vodka平均只會消耗450公克的CO2,可說是更環保的選擇。

與此同時,由於公司的CO2「原材料」主要來自紐約附近的工業及肥料工廠,這些工廠會把生產過程中排放出的CO2冷卻、加壓、液化並裝罐,送到Air Company的工廠中。如此一來,Air Company有便宜的原料、工廠也有處理廢棄物的渠道,實在是一個經濟效益與環保責任的雙贏。


疫情下成紐約衛生救星

到了2020年,疫情開始在美國擴散,眼見紐約的市況越趨嚴峻,Air Company也決定把原先生產伏特加的產線改為生產酒精乾洗手液「Air Spray」,希望能幫忙淨化空氣、對抗病毒;該公司亦於疫情期間合共捐出1.5萬瓶的Air Spray給紐約的醫院以及非營利環保組織。

到了翌年進入「後疫情」年代,隨著市況漸趨緩穩,Air Company亦有了新的方向。他們透過委託紐約Brooklyn區一間香水訂製服務工作室調製他們的第三款產品:同樣以CO2製成的酒精作為基底,溶入「清爽,讓人想起穿過雲層的一束陽光,帶有一絲礦物的海浪」香精調製而成的「Air Eau de Parfum」香水,每瓶約消耗36克CO2,為當地居民帶來「新氣息」的同時,也緊守環保生態初心。


成為NASA認證的火星移民拓荒者

儘管「碳中和」是很多環保人士的共識,但事實上要做到真正淨零碳排放量(net-zero carbon emission),卻似是一件遙不可及的事;尤其愈來愈多天文學家都認爲地球的環境污染越來越嚴重,讓人類無法生活下去的時候,人類移居外星,特別是移居火星,將是唯一的選擇。


美國太空總署NASA於2018年發起一項「百年挑戰計畫」—二氧化碳轉化挑戰賽CO2 Conversion Challenge),於是,Air Company透過報名參加上述「CO2轉化挑戰賽」,並在2020年的選拔中獲得首獎,隨後也接受NASA的邀請,一起研究未來人類移民火星所需要的兩項技術:第一項技術,就是研究如何將生產出的酒精進一步轉化為葡萄糖,葡萄糖除了可以讓太空人直接作為補充營養的來源,也能在實驗室中作為微生物的養份,「培育」出人造肉。至於第二項技術,則是研究如何把CO2轉化為低溫液態甲烷,作為運輸火箭的燃料。

事實上,上述計劃目標旨在於尋找如何利用火星上相對充足的CO2資源,通過各種轉換成葡萄糖,以推動太空中的生物環境發展。這是因為在火星的大氣組成中,CO2佔的比例高達95%;更重要的是,根據NASA所指,相類技術還可運用在地球上,把廢氣和大氣中的二氧化碳「變廢為寶」。由於Air Company的獨家技術在這一板塊將有很大的發揮空間,大家也寄望未來一代可以活在一個可持續發展生態的星球上。




標記:

New Articles
WEBSITE BANNER SMALL.jpeg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