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番梘回收再造締社會效益

對於都市人而言,番梘只是普通不過的清潔用品,甚至有研究報告指出,全球酒店平均每天都會被丟棄約500萬塊的番梘;但與此同時,在不少國家,每天都有數千名兒童因可預防疾病如腹瀉和肺炎而死亡,每年全球累積數目更達數百萬。一間美國科技公司總裁發現這樣的狀況後,就發起一個名為「Clean The World」的組織,透過收集旅館及油酒店丟棄的番梘用品,進行再製、包裝,發送給需要的受災戶、難民等等,為這些將被丟棄物品,找到新生命。

Clean the World創辦人Shawn Seipler


Clean The World創辦人Shawn Seipler原為一間科技公司副總裁,因工作經常出差,需要居住不同酒店,他發現即使酒店備品沒用過,但為顧及下一位旅客的安全及清潔,都會被直接丟棄,尤其單是美國每天丟棄的番梘已達100萬塊;再者,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全力每年都有數百萬兒童,因為缺番梘和衛生教育,死於肺炎和痢疾。為此,他於2009年創辦了一間以回收、重製旅館番梘為主旨的非營利組織「Clean the World」。


一步一腳印的慈善足跡

在Clean the World成立之初,Shawn Seipler只能靠家人和朋友幫忙,他駕車到機場旁的旅館收集番梘,之後用削馬鈴薯的刀把舊番梘的表皮削掉,而他的侄子更會用切肉片的機器,把番梘切成一片片。後來,他們用電鍋煮番梘片,用以提高鍋內番梘的純度,直到番梘被煮成糊狀;最後,他們就把番梘糊放進自製的木頭模具,隔夜風乾,第二天再切成適當大小。


他們透過在不同酒店回收的盥洗備品,肥皂會被絞碎、消毒、重新塑形再生產為新的肥皂,而小罐裝的洗髮精、沐浴乳等等,組織會與肥皂等盥洗用品,重新組成盥洗包,再將這些盥洗包發送給衛生環境較落後的國家,他們也會到這些國家進行衛生教育,清潔觀念正確加上盥洗用具就能夠降低兒童的死亡機率。


他們的首次慈善之旅,就是帶著2,000塊番梘到海地,打算捐給當地公益團體,但甫走進教堂,就發現裡面有一萬人等著梘,於是不久他們只有帶著更多番梘去海地。過程中,佛羅里達的電視台對他們的行程作出了報導,而且報導也可在美國電視網看到,如是者,他們得到全國曝光,事業也漸漸走上軌道。

橫向拓展更多產品締更多受惠者

很多旅館看到電視報導後跟Shawn聯絡,他們都非常樂意將這些番梘備品交給Clean The World,甚至紐約廣場酒店、希爾頓酒店、萬豪國際酒店等國際知名飯店,都是他們的合作夥伴。


而為了進一步擴大受眾層面,他們除了設立倉庫,方便酒店把更多盥洗備品直接寄到倉庫,甚至在2010年1月,海地發生大地震後不久,Shawn更搬進第一間倉庫,並用專業機器製作番梘。另一方面,他們更在倉庫設立「番梘細語人」(soap whisperers)品質檢定機制,會透過用手來檢查感覺原料的濕度;同時,他們也把成品送給第三方檢測,確保符合衛生標準。


事實上,Clean the World的「業務」也延伸到番梘以外的其他產品,如旅館清潔包(牙膏、牙刷、番梘、洗髮精)的回收和重製。多年以來,他們的足跡已遍及英國、荷蘭、香港、多米尼克等地,透過與逾8,000間酒店合作,共「生產」了7,000萬塊回收番梘,並將清潔包送達127個國家的無家者,惠及33,000人。

疫情下的「重生」

Clean The World透過將盥洗用品「回收」、「重製」,除了為酒店解決備品浪費問題,更協助一眾落後的國家的人民改善衛生環境,創造出三贏的局面。然而,由於一場疫症,酒店生意嚴重受到影響,連帶Clean the World的原料來源及捐款也受到影響;為此他們不得不另闢財源,透過推出「番梘救命箱」(Soap Saves Lives),以供個人和企業購買。箱內有材料可DIY做成清潔包。個人用戶和企業客戶可把DIY做清潔包當作是家庭或企業活動。做完後,捐給當地公益組織,協助抗疫。儘管在疫情高峰期他們遣散了80%的員工,慶幸的是,隨著美國回收疫情減緩,員工數目已回復到疫情前的60%。







標記:

Kommentit


New Articles
WEBSITE BANNER SMALL.jpeg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