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教練有「錢」途AI教練成新趨勢?

「宅經濟」成為近年發展最迅速的項目,無他,日日無的出街,打機就是最好的在家娛樂抗疫活動。根據《路透社》報導,遊戲市場分析公司 Newzoo 預估,2024年電競將觸及5.78億以上的觀眾、創造 16億美元以上產值;甚至電競最快有望於2028年洛杉磯奧運成為正式競賽項目。看到如此龐大潛商機,不少企業就推出新型態的電玩教練服務以及媒合平台,為電競產業注入更多活水。

時間回塑到2018年,當年的雅加達亞運會是電競首次被納為大型體育競賽的比賽項目,近年來,隨著電競玩家與觀眾的快速成長,也出現將電競納入國際體育賽事的呼聲,逐漸將原先看似難登大雅之堂的電競比賽,推上主流世界舞台。一個產業的興起與否,往往視乎週邊套配能否形成一個「生態圈」,例如去年的東京奧運中,有許多體育選手透過 AI 技術輔助訓練,繳出亮眼成績;有見及此,外國就有初創分別推出AI電玩教練及私人一對一電玩補習,不止教玩家提升打機技術,更成功獲近千萬美元融資,讓業務更上一層樓。


AI 電玩教練助玩家提升技術

Falcon AI是成立於2017年的土耳其初創,旗下的SenpAI.gg人工智能電玩教練服務,結合影像辨識、深度學習、邊緣運算等技術,在遊玩時透過畫面以及語音提示,提供對玩家有幫助的資訊,以及個人賽後分析、專業玩家實戰影片分析等功能,協助玩家精進他們在遊戲中的表現,目前共有超過 40 萬名活躍用戶。

Falcon AI創辦人 Olcay Yilmazcoban(中)


說事實上,AI 電玩教練主要是提供協助玩家做出決策的資訊,例如「哪些武器在這個範圍內造成的傷害最大?」、「哪個角色最適合對抗這張地圖上的敵方角色?」等。然而,AI 電玩教練隱含著公平性問題,是否像非法外掛程式一樣,屬於作弊行為,有一條較難定義的界限。


公司創辦人 Olcay Yilmazcoban更表示,他們的服務只會使用遊戲官方提供的 API,而這些顧及到遊戲公平性的協助包括:AI 教練永遠不會為玩家採取行動,他們可能會發出語音提示說「你應該治療那位隊友」,但卻不會幫忙按下按鈕;不會因為其他玩家也在使用教練服務,而透露敵人位置等。所以他認為,AI 電玩教練更像是一位「身後的教練」,而非「牆外的駭客」。


一對一私人電玩補習 獲近千萬美元融資

過往,不少家長都會聘請補習老師為孩子教授不同學科智識,但外國初創Metafy也是提供補習服務,不同的是,這個專門學科叫「電玩補習」。該公司於2020年創立,透過配對電玩玩家與專業教練,讓業餘玩家能夠拜明星電競選手為師,獲得一對一的技術指導,同時也為選手提供比賽獎金以外收入來源,該平台於早前種子輪融資就獲得 865 萬美元。

Metafy創辦人 Josh Fabian與一班孩子們


事實上,Metafy創辦人 Josh Fabian本身曾經也是一名職業電競選手,他成立公司的目的,就是希望讓更多人能「透過做他們喜歡的事情謀生」。加上他的孩子們熱衷於一款集換式卡牌遊戲,於是他就試過用每小時 20 美元的價格,聘請YouTube及Twitch知名玩家當孩子們的電玩補習老師。此事讓他發現到,這是一件雙贏的事情,不只讓業餘玩家獲得有成效的指導,職業玩家也能將自己的專長變現,透過喜愛的興趣賺取報酬。

目前,Metafy 共有超過 750 名教練,提供多於100種遊戲的教學指導;而作為平台上的教練,則能設定自己的授課費用,從每小時 15 美元到 200 美元不等,當中Metafy會抽取學生每筆交易的 5% 以獲利。根據《CNBC》報導,被認為是《任天堂明星大亂鬥特別版》最優秀選手、年僅 20 歲的 Mkleo,在加入 Metafy 的 4 個多月中,每週授課 6 天、每天 4 小時,共賺取了超過 15,000 美元。 事實上,該平台上的學員亦十分多元,包括想要提高國際象棋水平的 70 歲長者,以及想在遊戲中戰勝朋友的 14 歲青少年等。Fabian更指出,也有一些父母使用教學服務,是希望能更順利地和孩子一起玩遊戲。



標記:

New Articles
WEBSITE BANNER SMALL.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