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七不思議迷思

21世紀以來,矽谷產業的確為大多數人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便利性,以至於許多人對矽谷的想像與評價經常帶有太過正面或樂觀的判斷,事實上,多數對於矽谷的迷思都是毫無根據,甚至扭曲的。

1.菁英霸權的壟斷 矽谷產業裡的每一個人,都對自己正在創建一個自由市場的天堂這點深信不疑,這裡的菁英主義色彩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來得濃重。 就在2014年許多新創事業被指出公司內部都以白人為主流後,如Apple、Facebook、Twitter等知名企業在大眾檢視下發佈了公司內部多元性分析報告,結果顯示將近七到八成的公司高階主管都為白人。科技產業的白人主導問題,受到不小的質疑與挑戰。 2015年初,矽谷也爆發了一樁女性員與前主管對簿公堂的性別歧視案件,此案的出現成為了一道分水嶺,除了揭露了矽谷產業裡不為人知的性別主義,也鼓勵了更多目前以男性為主導的科技業女性員工,讓她們有勇氣來面對職場中的不公平和歧視現象,也迫使男性同事重新思考自己的言行與態度。唯有種族問題和性別問題獲得解決,矽谷才能成為真正的精英聚集地。 2.科技使人們更緊密 聲稱可以串聯起人們的Facebook出現後,看似凸顯出地球村的概念,於是矽谷儼然成為了創造「緊密連結」的推手;然而事實上,這些企業所創造出的種種軟硬體或平台對於人際之間的連結無疑是零。擁有智慧型手機之後,我們停止了與人交談;有了線上點餐平台與App,我們甚至不需要開口就可以完成點餐、獨自享受食物。 社群焦慮感,成為了推動矽谷產業發展的最主要原因;這所謂的社群經濟,正是因為人們不再想要認識更多新朋友,反而是想盡一切辦法避開可能的人際接觸。現代生活完全可以通過程序、按鈕、刷卡或GPS信號相連接,舉例來說,Uber讓我們逃離人擠人的地鐵、Seamless點餐系統讓我們不再點電話叫外送,即使像Instagram這種朋友之間的交流平台,也只是成為我們滑動手指點讚的地方。當友誼僅能靠量化數字來衡量,我們還能奢望甚麼樣的緊密連結? 3.年輕就是本錢 「下一個Mark Zuckerberg」這樣的說法在矽谷即意味著「下一個全能的上帝之子」。 Mark Zuckerberg19歲時在他的哈佛宿舍裡創建了臉書,而幾年之後,他便成為了世界最年輕的億萬富翁。 Facebook受到全球關注之際,Mark Zuckerberg成為第一個站出來肯定「年輕」價值的人,他曾表示:「企業若是聘請或投資任何比我年紀大的人,可能是在浪費時間」,因此這樣的理論在矽谷也甚囂塵上。但事實上,神童與天才總是千載難逢;有太多公司的年輕創辦人面臨了重大的挫敗,而當然也有三、四十歲左右創業成功的案例,他們之所以鮮少被人議論,並非是事業不夠大或不夠賺錢,而經常是因為這些創辦人是行事低調、穩扎穩打的成年人。 4.傳統教育不再重要 我們經常將Steve Jobs、Bill Gates以及Mark Zuckerberg三人當成大學中輟生的成功範例,此外,PayPal創始人Peter Thiel每年也會為一小群大學生提供獎學金,但條件是休學或者放棄上大學的機會;而被選出的學生們能得到一筆獎金、專業指導以及難得的創業機會。 就矽谷科技產業的眼光來看,良性輟學看似為大學生提供了更多施展抱負的機會,混合著犬儒主義與自由主義的情懷,許多科技企業正在鼓勵年輕人進行這場合法的反教育運動。 然而Steve Jobs、Bill Gates以及Mark Zuckerberg如果沒有退學,就不會成為成功人士了嗎?這不禁讓我們懷疑起退學或中輟的必要性,因為放棄大學教育並不能保證日後的成功;甚至,我們也該捫心自問,如果一個不夠成熟、未經過完整社會化過程的年輕人,搖身一變成為公司的CEO,是否能夠勝任並適任呢? 5.程式語言是唯一利器 網景公司的共同創辦人Marc Andreessen曾說表示:「學習程式語言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這是開啟我們美好未來的最佳方法。」我們也聽過許多說法認為學習程式語言是一種生活風格、是一種項求職必備重點,甚至是一種救贖。 熟練操作電腦是每位美國學生的必要技能,接受電腦教育的學生數量不斷上升,尤其是年輕女孩修習資訊學科的人數也越來越多。我們經常被灌輸著一個觀念,編寫JavaScript並不只是一項最該擁有的技能,也同時是進入矽谷世界最有價值的真正技能;當我們接受這項理論時,無疑太過美化了程式語言的能力,也同時讓矽谷產業變得更加傲慢與自大。 6.宇宙中心的傲慢 和紐約與洛杉磯相比,作為一個新興城市的舊金山顯得相當自大,至少港灣地區對飛漲的租金也是感到驕傲的,因為雖然這不是最好的地方,但這裡獨一無二,理由很簡單:當今世代科技創新的一切都是發生在舊金山。 2014年Y Combinator的領導者Sam Altman曾表示,「如今所有的經濟增長都是靠科技,唯一有用的就是科技。」這樣的說法儘管漏洞百出,卻仍然是美國地區的普遍觀念。而人們也就不疑有他地認為,既然所有的科技創新都發生在舊金山,那麼所有人類活動的價值都發生在這個國家這塊地區的特定行業之上。這樣的謬誤,讓舊金山成為了自大的宇宙中心。 7.拯救世界的英雄主義 無疑地,矽谷的自以為是造就了神話,認為科技產業對社會的貢獻比其他行業更重要;正因為我們現在所使用的一切便利科技都是拜矽谷產業而來,這些新創事業也就自我感覺良好地以為自己可以拯救世界。但是,我們更希望矽谷或其他地區的其他產業能各司其職,扮演好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問題解決者,而不是全人類的救世主。如果有那麼多人都只投入特定產業的項目,實屬一種對於偉大時代的浪費甚至傷害。

標記:

New Articles

© 2019 BizHK創業人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