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wdfunding香港路難行

Tuesday, July 26, 2016

對於不少做Startup而言,融資是又愛又恨的事:申請政府基金手續既煩死人,搵Angel Fund又未必有門路,所以不少人傾向Crowdfunding(群眾募資,又簡稱眾籌)。事實上,近年媒體都有報導,不少project都在眾籌成功取得資金的例子,更加引起唔少人興趣。到底這類以普通市民而非專業投資者為集資對象的平台,對於startup而言有甚麼好處?又或者更直接地,Crowdfunding是否可以行得通?今期,就由中小企國際聯盟會長兼香港眾籌協會創會常務副會長屈國良(Jefferson)同大家講講。

 

中小企國際聯盟會長兼香港眾籌協會創會常務副會長屈國良

 

Jefferson屬IT人出身,目前除了是中小企國際聯盟會長,同時亦是香港眾籌協會的創會常務副會長,講起Crowdfunding,他就指出不少startup都以為Crowdfunding目的只是籌到錢就叫成功,但其實往往低估了其延伸效應。「好多人覺得Crowdfunding終極目的是籌錢,但個人就認為Crowdfunding其實仲有兩種意義。首先,就係它是一個比你更早面向市場之試驗機會,眾籌結果的反應往往就反映了產品在市場有多大容納空間。再者,Crowdfunding根本可視為是一個pre-angel fund的宣傳平台,尤其當你的產品能夠成為焦點,這也可能會增加天使投資者對你的注意,因為他們很多時都會在眾籌平台尋找優秀的startup產品。」

 

產品眾籌是pre-Angel宣傳渠道

目前,Kickstarter及Indiegogo是最多人認知的兩個眾籌平台,Jefferson認為,這類平台以產品眾籌為主,對於從事產品製造的startup而言,是一個很好的試驗平台。「Kickstarter採用的是all or nothing原則,即是如果一個產品眾籌失敗,也許就說明這個產品能吸引的用戶過少,相當於市場調研。如果一個產品成功了,那麼發起人就得到一筆早期資金,為實現自己的創意踏出第一步。至於Indiegogo 項目發起者則可以選擇all or nothing模式還是keep it all模式,選擇後者的話,不管是否能達到目標金額,項目擁有方都可以將募籌資金收取過來。個人的意見是,透過這類眾籌平台無論募籌多少也好,startup也可以借此作為一個宣傳渠道,因為這是將自己產品向未來潛在天使投資人曝光的最好機會,即使你籌得資金與目標金額仍有一段距離,但只要有backers肯募捐,即說明你的產品有一個市場容納空間,對於天使投資人而言,也會增加信心及投資意欲。」

 

不過,Jefferson同時指出,Kickstarter及Indiegogo始終未能直接讓香港startup受惠。「Kickstarter主要的受惠對象是美國公司,如果香港startup要上去眾籌,通常做法就是要夥伴一些美國或英聯邦國家註冊公司做『掛單』,雖說『掛單』是一些外國agency公司,他們也應該不會貿然走數做壞自己名聲,但在於法律風險上,香港startup也有一定風險。同時,Indiegogo雖然在實際眾籌應用上比起前者有一定彈性(即是keep it all模式),但其實他們亦已改變了遊戲規則,主要的服務對象也由小本初創startup,變成專門替大企業的新產品線作眾籌。」

 

香港眾籌有難度

聽過Jefferson分享,眾籌平台其實不受限於產品,當中還包括股權眾籌、債券眾籌、慈善眾籌等概念。股權眾籌對於startup甚至中小企而言實在吸引,然而據我們翻查資料,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至今為止還沒有制定出在JOBS法案下股權眾籌的具體監管規則,而且新的股權眾籌平台必須遵守Regulation A+的法則,這個法規允許非授信投資者(資本在100萬美元以下,或是年收入低於20萬美元的自然人)進行股權眾籌投資,就在字面理解上,這可說是開放了中小企業進行小額融資的機會;然而在實際應用上,Regulation A+的成本太高,而且所需的時間也太多,是以即使Kickstarter目前也未有涉足上述有關眾籌項目。那麼,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又能否發展股權眾籌呢?「儘管香港對於資金流動有較大自由度,但始終受限於目前金融機構及證券條例法令,要在香港透過眾籌平台進行股權眾籌,在短期可見未來,應難以看得到可行性。」那麼,對於一些希望做到股權眾籌的非產品類startup豈不絕望?「其實又不算絕望,只是方法有點不同,我們經常說要放眼內地,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內地對於眾籌平台比較持開放態度,就以貴陽的眾籌之都而言,他們是採取『領投+跟投』的方式參與投資,領投者一般來自風險投資機構,或者比較有名氣的天使投資人。香港startup只需在前海註冊為『港資』企業,即可直接在上述平台進行眾籌!」

 

另一方面,對於香港幾個主要活躍眾籌平台,Jefferson就有以下見解。「真正由『香港製造』的眾籌平台其實不多,主要是Dreamna、FringeBacker、Umadx,以及其它以眾籌出版及做音樂為主。就以FringeBacker為例,目前最高眾籌額的就是由前新聞從業員成立的傳真社Factwire,該項目之目標募集資金為300萬港元,最後成功籌得接近460萬港元,你可以說是很鼓舞的成功案例,但除此以外呢?就目前所見,該平台其他主要眾籌項目都是Charity相關,感覺上這是一個慈善眾籌為主的眾籌平台。當然,作為香港人,我們很高興本地的眾籌文化可以愈來愈普及化,但我們更希望的是多元化,如果只傾向單一類別項目,就會比較可惜。」

 

不過,Jefferson亦指出,這種情況的出現,亦與本地眾籌文化未成熟有關。「首先,本地眾籌文化屬於起步階段,支持者可能有很多疑問,對資金去向甚至project進度都會很關注,始終這是自己真金白銀捐出來,就如上述的新聞平台,發起人都說過自己當時每天都收到大量有關project及資金去向的查詢,他自己也親口表示『有點吃不消』。另一個問題,可能之前媒體都報導過一個個案,發起人成功募集預期資金,但出來的產品貨不對辦,而且最終成品根本就是簡化版,這類案例也難免打擊了大眾對眾籌的信心。」

 

Jefferson指出,做眾籌的startup一定要實行到項目,才可增加公眾信心。

 

關於中小企國際聯盟

中小企國際聯盟一直致力協助本地中小企衝出國際,透過不同渠通及方法,溝通全球各業界,縮短距離,拓寬視野,加強商機;願景則是推動香港成為東西方中小企中心,協助製造業,服務業發展中國與其他地區的貿易市場。與此同時,他們更透過鼓勵中小企應用雲端運算方案擴充業務;組織及協助青年了解和進行創業活動與配對,以及密切注意前海與及其他自貿區的發展和商機,幫助中小企的業務,甚至年青創業人走向國際化。

 

Please reload

New Articles

November 17, 2019

November 14, 2019

November 13, 2019

November 11, 2019

November 10, 2019

November 6, 2019

Please reload

© 2019 BizHK創業人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