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的結束 從Vine看經營危機管理

Tuesday, January 24, 2017

Vine是Twitter旗下的短影片新創公司,擁有3千萬用戶。然而因為Twitter近年表現疲弱,用戶、股價成長減緩,Twitter去年十月底宣布裁員全球3百多人並關閉短影片先驅Vine,到底Vine的結束,與Twitter的危機有甚麼相同地方,作為經營者,我們又有甚麼值得借鏡?

 

曾經的風光

Vine由三位創辦者Dom Hofmann、Rus Yusupov以及Colin Kroll於2012年6月創立。推出6秒的循環影片有兩個主要原因,第一,經過不斷的測試,影片超過7秒會使上傳速度變慢,也會增加用戶觀看的讀取時間,對使用者十分不方便。第二,創辦人推出短影片服務,是希望讓用戶拍下身旁有趣的小事物,並即時分享給朋友。

 

Vine不僅成為一般人嶄露創意的平台,獨特的短影片效果也被企業作為行銷手法。全世界最大的電器和電子設備製造公司:通用電器(General Electric Company 簡稱GE,奇異)在 Vine 平台上推出「6秒鐘科學」,以創新手法拍攝各種科學實驗短片,讓科學變得不再艱難而有趣,徹底吸引到平台用戶的目光,也成功地展現奇異的科學專業以及創新研究的精神,塑造品牌形象。

 

Vine於2013年推出後成長迅速,當年6月份影片上傳量超過3千萬部,每月流覽量高達2億次,前景看似光明。但就在同年6月,被Facebook收購的Instagram推出15秒影片功能,與Vine大搶短影音市場。Instagram的用戶數因此突破1億3千萬,而Vine卻停滯不前,更不用說幫母公司Twitter增加流量。因此當Twitter遇到危機時,這個每月維運耗費1千萬美元、毫無貢獻的公司,立即成為首波犧牲者。

 

Vine結束與Twitter危機

沒有把握賺錢商機,明星爭相出走

Vine與其他社群平台一樣提供免費服務,但是卻不像其他網站有廣告及付費用戶的額外收入。無法吸引廣告商青睞的主要原因是用戶數量不足,關閉之前Vine一共有3千萬用戶,但同樣提供影片服務的Instagram及Snapchat,其用戶量分別高達5億、1億,懸殊甚大。

 

Vine其實僅靠著數十位擁有數百萬粉絲追蹤的Vine明星們,提供新奇的短影片維持流量。然而隨著其他平台相繼付費給高點閱率的用戶,各個明星開始經營其他平台,也帶走了許多既有用戶。

 

為了挽救頹勢的Vine,今年3月,18位人氣明星向Twitter要求付費,包含擁有1600萬最高追蹤用戶的King Bach。只要按時付費,明星們就會定期產出有品質保證的影片,可吸引數十億瀏覽次。但是Twitter拒絕此提案,使得多數明星離開Vine,不再上傳新作品,更大大減低了Vine的使用率以及廣告商合作的意願。

 

沒有因應時代更新功能,導致用戶跳槽

Vine自始至終都只是影音平台,儘管在功能上有些許更新,但仍不及對手Instagram及Snapchat整合照片、影音、及時交流的種種改革。

 

以Instagram為例,Instagram本來專注於照片服務,被Facebook收購後逐漸更新其他功能,包含影片分享、聊天互動,以及今年8月推出最新的24小時限時動態等等。如此積極的因應時代,再加上母公司Facebook龐大的用戶基底,讓Instagram今年用戶量正式突破5億大關,也大受廣告公司歡迎。

 

反觀Vine不僅很少改變,連新增一個功能都要非常久。Vine於2014年1月推出網頁瀏覽版本,但Instagram早在2013年2月即推出網頁版相同服務。此外,去年8月推出的配樂功能Snap to Beat,提供循環效果最好的一段音樂,可減少影片循環撥放時的突兀感。然而從點子發想到真正推行,居然花了將近一年半,如此龜速更新完全不像一個新創公司該有的步調。

 

造成Vine產品進展如此緩慢,與Vine高層領導人做不長久也有極大的關係。Vine的三位創辦人都先後離開,2013年11月Dom Hofmann無預警辭職,Colin Kroll緊跟在後離開,而Rus Yusupov則是2014年初被開除。之後的高層也總是做不久,讓員工對公司及產品失去信心。

 

Twitter不當策略,困擾員工與使用者

Twitter收購Vine是為了補齊影片功能,但是併購之後卻沒有好好調整Vine的功能,以致雙方用戶量成長趨緩。Twitter認為是短影片影響力終究有限,因此於2015年1月推出自己開發的影音模式,影片上傳長度拉長至30秒。

 

一個月後,更收購了直播軟體Periscope,並與Bloomberg Media美國商務媒體集團、NFL國家美式足球聯盟、BuzzFeed美國網路新聞媒體等合作,利用Periscope在Twitter上直播電視節目、運動賽事,最重要的是開放觀眾及時討論,以吸引用戶與非用戶觀看。

 

Twitter至此提供三種影音服務,看似功能豐富,但卻沒有好好整合影音服務,讓使用者不知道何時該使用Vine,何時該使用Twitter自己的影音功能,也因此瓜分了Vine的用戶。

 

太晚改革 走到盡頭

2015年初,Twitter決定給Vine最後一次賺錢翻身的機會,傳言以3千萬美元收購一家專門聯繫社交平台明星與品牌廣告商的仲介公司,Niche。Niche同時也為其他媒體平台提供仲介服務,包含Instagram、Youtube等等。Twitter希望經由Niche出面談判能為Vine爭取廣告機會,然而多數Vine的明星在其他平台已有收入,紛紛拒絕Niche的媒合,最後一步棋儼然失效。

 

大公司通常是為了補齊服務面向,進而展開收購,然而真正的勝負取決於收購後的規劃與策略,不能以為搶下先機就能坐穩寶座。因為市場是不斷在變動,要像Facebook用心經營Instagram一樣,雙方互利共生,以免賠了夫人又折兵。

Please reload

New Articles

December 1, 2019

November 28, 2019

November 26, 2019

Please reload

© 2019 BizHK創業人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