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調查 數碼鑒證專家

Tuesday, July 11, 2017

法律學有一句諺語:everyone should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what he did,在數碼年代,你做過的每一件事情,其實也會留下數碼足跡。《孫子兵法》早已講過都有講過「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做生意,最緊要知道對方的底細,出身警界的高照(Kelvin),曾在外資上市企業調查機構工作多年,8年前成立自己的企業調查公司,至今團隊已增至50人,年生意額達8位數,就如他所說,商場,根本就是一個戰場。「做生意最講求誠信(Integrity),今天的盡職審查(due diligence)除涉及政府及企業高管,即使是客戶也需要進行審查,畢竟做生意並不能只向錢看,從來,準時找數的才是客仔,信貸紀錄不好的,其實只是債仔而已。」

 

宏德顧問有限公司創辦人兼董事總經理高照

 

每個創業人都有自己一個故事,Kelvin的故事就要由離開警隊開始。「我是在回歸前加入警隊的,儘管當時算是高薪厚職,但總覺欠缺了甚麼,後來我轉職去到一間外資上市商業調查機構,第一單job就是協助一位美國回流的婆婆尋找她的孫兒,我至今也記得當成功協助婆婆尋回親人時那份感動,這才是我追求的事業理想。如是者,在04年我與幾位 partner成立了一間商業調查公司,直到09年才正式自立門戶。」他更指出,公司的英文商標Verity,在拉丁文的意思是追求真理,而這正是他公司的願景和理念。

 

數碼鑒證成大趨勢

問到公司的定位,由於工作上往往涉及為企業「起底」,Kelvin笑指不少人都以為他們是企業偵探,但他認為更精準的說法,應該是企業調查公司。他更進一步解釋,企業調查(Enterprise Investigation)近年愈來愈受到市場重視,原因是它涉獵的範圍很廣,包括企業內部的人與財物、生產,到企業外部的市場供給和需求狀況、消費者心理、法律規定、競爭對手情況等等,既然如此,到底客戶群分布,以及入門門檻會否很高?「我們九成以上是B2B業務模式,客戶類別除了律師樓、保險公司等,但其實我們的客戶層面十分廣泛。基本上,律師樓及保險公司會就一些理賠或民事案件委託我們進行調查工作外,不少銀行及會計師樓亦會就收購(Acquisition)及清盤(Liquidation)事宜委託我們進行稽查,以確保披露資料的準確性。」

 

「事實上,隨著資訊愈來愈普及公開化,入職品格審查(pre-employment ethics test)更有顯著上昇的趨勢。提起入職品格審查,大家以往可能都只會聯想到這與紀律部隊及高官的委任有關,惟事實上,入職品格審查在助將減低人力資源錯配的風險。試過有一個例子,一位應徵者在見工時提供或涉及誤導性的資訊,包括薪酬與履歷表所述不相符,甚至隱瞞離職真實原因。」

 

「另一方面,數碼鑒證(Digital & Computer Forensics Investigations)也是一個重要的風險處理機制,因為在商業數碼化年代,各類數據處理確實讓各類詐欺行為(fraud)變得更輕易,例如試過一名應徵者提供了一份中國某大學碩士證書,但惟經我們核實後發現,原本該證書實為贗品。又試過一位外國上市企業高層,因為一封電郵涉及內幕交易資訊,他在抗辯時指出自己只是對影響股價的資訊瞥了一眼,但透過數碼鑑證卻可以鎖定當事人在何時何地看過,甚至看了多久,從而有合理懷疑推斷,他買入該股票其實是屬於內幕交易。」Kelvin認為,有關數碼文件由於過於容易修改,在審查時確有一定難度,但另一方面,數碼足跡卻是處處留下了蹤影。「數碼鑒證服務涵蓋內部偷竊、偽造文件、知識產權、訴訟資料保存等方面的調查,亦會涉獵民事及刑事調查服務,因此我們必須按照合情、合法及合理的原則,除了需要獲得合法授權,更重要是遵守6項保障個人資料原則(data protection principles,簡稱「DPP」),在不逾越調查本身目的之前提下, 進行合理的搜證或關鍵字搜尋,協助企業客戶fact finding的同時,也盡力去保護當事人的私隱權利。」

 

市場不是藍海 冀專業化規管

無論是盡職審查,抑或是數碼鑑證服務,Kelvin坦言公司目前近九成客戶也是跨國企業或大型企業,雖然他謙稱這是揼石仔的生意,但生意額也有8位數字,同時,他也希望積極向中小企及初創推介商業調查這種風險管理所帶來的好處。「對於中小企及初創而言,可能他們比較重視可能是目前的營運,但我相信一間企業要壯大,盡職審查等風險管理措施也是必須的,尤其目前愈來愈中小企傾向採用project base來取代恆常人手,但即使外判也需要去確保找到合適及具誠信的人,這才有利於公司未來發展。個人而言,我覺得商業調查並不屬於一個藍海,甚至乎,這是一個競爭激烈的紅海市場,不過它的確擁有龐大的市場需要;至於收費方面,主要視乎服務需要涉獵範圍的多少,最簡單的調查其實一千數百元也可,但對於一些大型商業調查項目,例如保險公司理賠及跨國企業招聘人等,所涉及金額也需要達七位數字,所以說,商業調查其實是豐儉由人,即使是初創也可以負擔得到。」

 

展望未來,Kelvin表示主要有三個目標:規管及提升業界、上市,以及10年後退休。「首先,我希望能夠為業界引入一個規管機制,坦白說,商業調查儘管涉及很多專業知識領域,但目前入行門檻不算高,亦缺乏法令或相關制度監管,所以我希望透過引入監管制度,有助確保業界整體服務質素。另一方面,其實目前能夠上市的商業調查機構主要集中在歐美,在於東南亞而言,能夠做到上市的可謂絕無僅有,我希望能夠做到上市,目的不是希望發揮甚麼資本效應,而是希望透過上市,可以告訴市場,香港的協調查機構也與歐美一線機構看齊,達到世界級水平。至於最後的退休問題,坦白說,目前公司若要拓展到100人團隊規模其實也不難,但我始終希望打好基礎,因為我的最大心願是用未來10年時間將公司做大,然後放手給予其他同事管理,之後自己做會集中做好NGO的工作,幫助更多有需要人士。始終,就如我第一份工所提及,能夠幫助到別人,這才是我追求的事業目標。」

 

Kelvin認為,近年愈來愈多公司傾向採用project base經營項目,因此盡職調查有助他們了解夥伴的背景,尤其對於中小企及初創而言,減低經營上的風險。

Please reload

New Articles

November 11, 2019

November 10, 2019

November 6, 2019

Please reload

© 2019 BizHK創業人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