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走焦慮症? 從Kick Health看醫療創新

每人都會有一個心魔,當我們面對焦慮時,都會出現心跳加速、雙手顫抖,甚至手心冒汗等現象。傳統上,醫生會開一種降血壓藥物-Propranolol,但最近,美國一家初創公司-Kick Health,就打算透過網路平台為有需要的人看診,並提供藥物治療。

一粒喉糖可以抗拒焦慮?

Kick Health 的創辦人兼CEO Justin IP,原本從事消費科技產品業務,後來因為一次意外導致腳跟腱斷裂,在情緒低落下,開始從事心理健康的研究。透過學習「暴露療法」、「正念療法」,以及「認知行為治療」等處理焦慮的方法,他遂與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師合作,募資創立了Kick Health。

事實上,Kick Health的目的,就是想要幫助受焦慮所困,又不想上醫院尋求協助的人。所以要改變傳統就醫看診的模式,將醫療放在網路平台上,讓人們不覺得是在看病。只要在 Kick Health 平台上填寫表格,透過視訊回答醫師一些問題,就可以取得藥物。它們還將 Propranolol 做成像喉糖的樣子,有不同的顏色及味道,例如薄荷或西瓜口味,讓人們不覺得是在吃藥。

敵人反對我更堅持

然而,不少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師反對Kick Health,他們認為患者在取得任何有關精神方面的藥物前,都應經過醫師詳細的診斷,不應該透過網路草率進行。其中哥倫比亞大學及史丹佛大學的精神科醫師更指出,Propranolol 本身可能具有暈眩、噁心、過敏、甚至心臟衰竭等副作用,如將此藥包裝成喉糖的樣子,會讓患者以為這種藥吃了也没有什麼害處。但事實上

Kick Health 創辦人 Justin IP 卻認為,反對 Kick Health 作法的心理學家及精神病學家們是在排斥改變,抗拒創新。他反指,目前在美國大約有 1,500 萬名成人具有社交焦慮的問題,他們受困擾的時間大都超過 10 年,而且大部份都没有就醫,所以傳統的醫療管道没有辦法讓他們得到適當的照顧。而 Kick Health 採用線上問診開藥的作法,不但能讓以前未接受治療的民眾透過 Kick Health 平台獲得醫師開立 Propranolol 改善症狀,也能協助解決偏遠地區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

另一方面,對於將 Propranolol 包裝成喉糖的問題,Justin IP 反駁現行有些效力更強的藥也有做類似的包裝,例如治療青少年注意力不足過動症 (ADHD) 的藥看起來就像水果軟糖。此外在批評 Kick Health 的專家中,有些人的立場也有問題。例如波士頓大學的心理學家 Stefan Hofmann 是 Kick Health 競爭對手 SilverCloud 的顧問,而 SilverCloud 也有一套線上治療焦慮症的方案,因此這些批評的言論未必公允。

踢走成功絆腳石的心魔

面對批評,Justin IP 仍打算先從加州開始推行 Kick Health,再找時機將它擴展至美國其他各州。而 Kick Health 網站也提供 iOS 設備的 App下載,讓使用者先對可能造成焦慮的事件,例如約會、交友、聚會、演講,以及職場互動等項目作自信心評估,再設定帳號、密碼後,即可啓動 Kick Health 的服務。在這之後,使用者就能收到能增進心理健康的建議,以及如何中途加入他人談話的技巧,還有參考其他使用者的心得,並建立伙伴關係等。

在科技公司擔任 CEO 的 Jim Safka 是 Kick Health 方案的支持者。他高中時因為害怕站在教室前向全班同學講話而不敢上學,後來擔任食品公司的產品副理,也因為緊張而不敢在會議上發言。Safka 嘗試過多種方法,包括開會前先喝一點酒,或是吃其他鎮靜劑及抗憂鬱藥物等,均無法改善症狀。後來在 30 歲時,醫生讓他在開會前先服用 Propranolol,他才改善了焦慮現象,開始感到有自信心,並踴躍在會議上發言。

此後 Safka 在開會、演講,或接受電視訪問前一小時都會先服用 20 毫升的Propranolol,一星期約服用 3 至 4 次,前後服用了約 10 年,並未感到有副作用。他覺得這種治療改變了他一生,讓他能夠在職場上一路升遷,最後成為公司的 CEO。所以他支持 Kick Health 設立網路醫療平台,讓有需要的群眾都能接受 Propranolol 治療的方式,以克服恐懼,發揮潛能。

因此,Kick Health的「抗焦慮喉糖」讓諸如面對心儀對象時不知所措,或面試中被提問時腦中一片空白的現象不再發生。協助人們充滿信心,暢所欲言。而害羞、害怕、緊張等將不再成為升遷及成功的絆腳石。

標記:

New Articles

© 2020 BizHK創業人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