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資訊是職場重要技能

Wednesday, November 27, 2019

美國哲學家Ken Wilber主張,每個人都掌握了真相的重要一面。這既適用於人,也適用於思想。是的,雖然比方說一個種族主義者的話在客觀上是錯誤的語言主張,不管他們的言語以及任何後續行動是如何的誤導,或者讓我們感到如何的不舒服,但作為這些主張基礎的情感體驗卻是真相的一部分,因為它解釋了它們與現實之間的複雜關係。

 

而且,如果你稍微仔細地審視一下那一百個或者一千個真相的小碎片,而不是對任何可能威脅到你對自我意識的依戀的那些盲目地不予理會的話,那麼你最終會得到那些共同引導全球文化的相互關聯的體驗的萬花筒。真相的網路會自我展現,而不是那些最讓你感到安慰的真相。

 

在現代世界裡,我們掌握的資訊實在是太多了,多到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不管我們有意識地建立多少篩檢程式,不管我們站在多高的上 帝視角去思考我們的資訊消費,這都遠遠超出了我們理性理解的期望。

 

也就是說,對於我們如何處理資訊而言,資訊多到不知該如何處理這個簡單的事實,既可以說是天賜,也可以說是詛咒。如果我們採取省事的方法,也就是盲目地將其關聯到網路上制約我們個人節點的任何部分的話,那我們所有人都會受苦。

 

但是,如果我們更加有意識地選擇跟這些資訊的互動方式的話,我們就可以開始拼湊出足夠多的拼圖,甚至不需要拼湊完整,對於全景的重要部分也起碼可以管中窺豹了。

 

在一代的時間裡,我們的意義構建器官的作用域已經從本地擴展到全球。它不僅每天面臨著更大的壓力,而且應對這些挑戰的時間也越來越短。重要的不是我們要消費的內容,而是如何去理解那一大堆東西,並且在後面一種情況下,我們正在打一場日益艱苦的攻堅戰,對方正在將我們朝著對現實的無意識感知驅趕,而我們必須把自己拉回真正的現實這邊。

 

如果我們不能有效地利用我們的工具,那麼我們的工具最終就會利用我們。

 

Please reload

New Articles

December 8, 2019

December 1, 2019

November 28, 2019

Please reload

© 2019 BizHK創業人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