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Wordle爆紅拯救了《紐約時報》?

今年大家都應該有玩過一款叫《Wordle》的遊戲,即使你無試過,身邊總應該都有幾位朋友每日share,玩家對此可謂樂此不疲。事實上,這款手機限制每人每天只能玩一次,卻能全球爆紅,甚至更被《紐約時報》收購,三個月後用戶爆增數千萬人。傳統報業如果想在短時間內增加大量用戶,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一款遊戲卻可以拯救一間傳統媒體,當中到底有甚麼玄機?


《Wordle》遊戲設計師Josh Wardle


美國《紐約時報》於2022年5月發布首一季業績報告,當中數據顯示用戶增加了數千萬,而該批新用戶全是衝著一款遊戲《Wordle》而來。事實上,《Wordle》是《紐約時報》於今年1月以數百萬美元向遊戲創作者Josh Wardle購入的。

據Josh表示,他的創作靈感有一部分是來自於《紐約時報》,他自己當初設計遊戲的概念只是為了取悅他的伴侶,在2020年疫情期間,他和伴侶都沉迷於玩《紐約時報》的填字遊戲,;直到後來Josh將遊戲放到網上,結果在兩個月內,玩家人數由90人大幅增至30萬人。不少玩家都社交媒體分享玩Wordle 的結果。


每日只能玩一次締造遊戲魔力

《Wordle》是一個簡單易明的英文拼字遊戲,無需下載任何程式,只要到遊戲網頁便能遊玩,每日只能玩一次,而且全世界的答案都相同。不過,設計者將遊戲規定每天只能玩一次,正是這種壓抑欲望的做法,反而造成了需求大爆發。


由於每人每天只能玩一題,而且是同一題,亦只有6次機會,當大家都在解決同一個難題時,彼此之間似乎建立起一種「共鳴」感,最終形成了一種社區意識。反之,如果每個人拿到的題目不一樣,上述這種社區意識就會變淡,便不會像之前這樣火熱。再者,當玩家猜中答案,就會將成果分享出來時,這個過程似乎又有一種向別人「搏Like」的互動意味。而這種同時具備「共鳴」和「互動」的方式,正是玩家對《Wordle》樂此不疲的背後原因。


《紐約時報》的盤算遊戲是媒體訂閱新出路?

Twitter數據科學家 Lauren Fratamico曾指出,自2021年10月以來,已有 330 萬人發布了3,220 萬條有關 《Wordle》的推文,獲得超過 6.6 兆次瀏覽紀錄、5,800 萬次贊,以及 900 萬次的回覆。在2022年1 月下旬其人氣高峰期,每天有 50萬條關於《Wordle》的推文,於是《紐約時報》在那時出手買下了該遊戲了。而在《紐約時報》接手Wordle三個月後,該報宣布這款遊戲為它帶來了數千萬名新用戶。這前所未有的成績,締造了該公司有史以來最好的季度遊戲用戶淨成長。儘管 Wordle 仍然是免費的,但《紐約時報》一直在暗中宣傳它其他的付費遊戲,他們希望用戶最終可以用每月 5 美元,或是每年 40 美元訂閱遊戲。


另一方面,作為老牌媒體的《紐約時報》為何要花百萬美元買下這個免費小遊戲?事實上,在英語使用者中,填字遊戲的狂熱,始終沒有因為科技而消退,在歐美街頭,還是很長看見各年齡層的人拿著報紙絞盡腦汁地猜字。再者,如查看《紐約時報》業務,不難發現除了訂閱新聞報導之外,他們第二大訂閱業務,正是以字謎為主的遊戲訂閱內容 Times Games,包含填字遊戲 (Crossword)、拼字比賽(Spelling Bee)等,單是在2021年12月已突破 100 萬訂戶大關,正在成長勢頭上。


《紐約時報》未來的目標,訂於2027年可望達到1,500 萬數位訂,透過將《Wordle》加入其中,《紐約時報》表示會讓遊戲維持免費,也不會對玩法或介面做出任何改變;他們最大的目標是希望憑藉《Wordle》的超高人氣,有望進一步吸引更多填字遊戲Fans,握高其遊戲訂閱的業務。





標記:

Comments


New Articles
WEBSITE BANNER SMALL.jpeg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