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億玩具帝國啟示錄

曾經有人說,天下沒有不能「模枋」的業務模式,更何況是產品?然而,在商界世界上,向成功者「學習」從來是成功的不二法門。紐西蘭創業家Mowbray兄弟從小就迷上各種玩具,長大後更創辦了一間Zuru,而這間價值10億美金的玩具公司更在成為2018第六大製造商,僅次於樂高、孩之寶、美泰、Spin Master和MGA。

Zuru共同創辦人Nick Mowbray

Mowbray 兄弟出生於紐西蘭,在12 歲那年,Mat 用可樂罐和塑膠袋做出的熱氣球模型在全國科學博覽會中得獎,後來他和弟弟接著就做了更多類似的模型賣給鄰居小孩,而這個賺錢經歷,亦促成了Mat在19歲時決定輟學創業生產玩具。幾年後,弟弟 Nick也決定跟隨哥哥步伐一起創業,他們更聽說中國是當時「世界工廠」,因此決定要去那裡試試運氣,並向父母借了兩萬美金的創業基金,買了兩張香港單程機票,最後就在廣東汕頭設立工廠,正式展開Zuru的業務。

「參考」事件觸發自家品牌念頭

在 Zuru初創期間,資金非常有限,而更大的問題是Mowbray兄弟毫無大量生產的經驗。因此兩兄弟做了一件他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參考」市面上的玩具,然後做出類似的產品。當他們帶了這些玩具去紐約參加玩具展,才發現問題所在。有一家參展的廠商,正是 Mowbray 兄弟「參考」的對象。於是,它們馬上發現 Zuru 的存錢筒非常「熟悉」。

於是這家廠商在展覽結束前就決定要控告 Zuru 抄襲。雖然 Mowbray 兄弟最後和那家廠商達成和解,但這也讓 Mowbray 兄弟了解遊戲的規則。之後,他們就開始支付版權費用給相關的公司。

支付版權費一事讓 Zuru 的財務週轉面對更多的壓力。為了增加營收,他們決定要開始生產「自己」的玩具,以避免支付昂貴的版權費。這時 Mowbray 家中排行第二的女兒,Anna 也決定到汕頭加入家族創業的行列。這讓 Mowbray 兄弟能夠安心的將公司執行相關工作交給 Anna,而他們就可以騰出手來,專注於經營與設計。

在 2005 年,Zuru花了 100 萬美金取得了一款主打David Beckham的電子寵物遊戲的權利。公司願意花那麼大筆錢,因為是Walmart 也看中了這款遊戲,而且打算要花費 2,900 萬美金,訂購 220 萬個電子寵物。所以,Mowbray 兄弟認為這是穩賺的生意。豈料天氣不似預期,後來 Walmart 決定下修訂購的數目到 30 萬個,這將對 Zuru 的生意造成很大的打擊。於是,Nick 馬上飛到美國找 Walmart 討論,好不容易才成功說服它們訂購 80 萬個電子寵物。但這個電子寵物上架後的反應非常差,根本沒有賣出幾個。而 Walmart 還因此將 Zuru 列入黑名單,好幾年都不和它們做生意。

參考與致敬只是一線之差

雖然遭遇挫折,但是 Mowbray 兄弟不停的累積重要的經驗, 2010 年,Zuru 等到了它的機會,它負責生產的寵物魚大受到好評。由於這款寵物魚能夠在水中游泳,讓很多人都覺得新奇。因此它很快的就成為了每個小孩都要的禮物,並為 Zuru 帶來了 1 億美金的銷售額。

而在2017年 ,Zuru通過收購與芭比齊名的Sparkle Girlz娃娃品牌,鞏固了自己在娃娃市場的地位。由Danuta Saville以Funville的名字發展而來的Sparkle Girlz是一個十年前的品牌,其特色是將趣味、幻想和時尚融入到各種娃娃中。而根據俄羅斯玩具零售商Detsky Mir公佈2019年聖誕十大最受歡迎玩具中,娃娃類佔了四款,Sparkle Girlz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受歡迎度更超過美泰最暢銷品牌Barbie。

目前將總部設在香港的 Zuru,共有 5000 名員工,年銷售額超過 4 億美金,公司估值 10 億美金。而 Mowbray 也因此成為了紐西蘭最富有的家族之一。Nick 也在 2018 年贏得Ernst & Young)年度企業家獎。

雖然 Zuru 的產品受到歡迎,但是,不少競爭廠商認為 Zuru 依然沒有在尊重「智慧財產權」。它們的玩具,和很多競爭對手的產品非常類似。丹麥玩具大廠樂高,就指控 Zuru 一些產品抄襲了它們的設計。但是 Nick 否認有抄襲,他認為樂高的指控只是為了要保護它壟斷的地位。

在成功的打造了玩具王國後,Mowbray 兄弟決定要做新的嘗試:日常用品。他們的新計劃 Zuru Edge 最近推的紙尿褲 Rascals & Friends,預計今年的銷售額為 6000 萬美金。而接著就會推出洗衣精、維他命等產品,期望能夠在新的市場再創出一片天。

標記:

New Articles

© 2020 BizHK創業人誌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