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心理諮商成大熱

一場疫症肆虐全球,除了嚴重威脅健康,更造成人們的憂鬱。單是在美國已超過3,000萬人失業,失業率飆到1929年經濟大蕭條以來的最高點。即使是人口只有490多萬的愛爾蘭,失業率也一樣嚴峻,當地一間提供大眾心理諮商的社企MyMind,就透過合理的價格,提供弱勢族群可負擔的心理諮商,讓憂鬱與焦慮的人們找到支撐下去的浮木。

在愛爾蘭,單次心理諮商的價格可以高達100歐元,對弱勢族群而言,甚至是一般受薪階級,都是沈重的負擔。然而,MyMind卻能提供經濟弱勢族群線上媒合心理諮商服務,對失業人士諮詢費僅收20歐元、兼職者僅收30歐元,不到市價的二分之一。自2006年成立至今,MyMind快速成長,平台上有近100位的心理諮商專業人士,每年提供超過13萬人15種以上語言的心理諮商服務。事實上,這項服務更讓他獲選為Making More Health 健康擴展計劃 (以下簡稱MMH計畫)的合作夥伴(MMH Fellow),MMH計畫為全球知名的社會企業培育組織Ashoka基金會與Boehringer Ingelheim共同發起,計畫中培育扶植了許多具有改變社會問題潛力的社會企業家,以創新的商業模式,改善世界上被發掘的複雜社會問題,以打造出「全民均健」的世界為目標。

MyMind創辦人Krystian Fikert

分級治療 減少資源浪費

MyMind的多元化心理諮商團隊,由近100名簽約專業人員與義工組成,民眾不需要透過家庭醫師轉診就能預約諮商。團隊擁有多元背景,除了有醫學背景、可開具處方簽的精神科醫師,也有心理諮商師以及生涯教練,能在不同階段提供民眾相對應的服務。

例如,簽約專業人員主要負責全職工作人士的諮商,每次諮商可以從中可分潤30歐元;義工們則負責提供失業者、學生、退休族與兼職工作者的心理諮詢。這樣的好處是,許多焦慮沮喪的患者,其實只需要與生涯教練或諮商師聊聊,就可避免惡化到去看精神科醫師的程度。這樣的分級治療,不僅可以達到預防的目的,也減少不必要的資源與金錢浪費。MyMind則從全職人士的諮商費中獲取部分利潤,作為提供經濟弱勢族群低廉諮商服務的資金補貼。

連醫療也要數位轉型! 線上心理諮商平台跨越時空限制

MyMind業務在「轉型」數碼化前,也經過遇上不少困難,例如許多面對困境的人,因抗拒出門而放棄尋求協助,更不願意露面進行心理諮商;另一方面,許多較偏遠地區、或者出差頻繁的民眾,無法定期回診。為了讓心理諮商同時保有隱密性及便利性,團隊著手架設線上諮詢平台,而網站上除提供維持心理健康的衛教資訊,也提供線上諮商,大幅縮短了民眾預約候診的時間。

另一方面,透過網上心理健康資訊,可以有需要人士先評估並了解自己目前的心理狀態,面對真實的自己後,才能尋求更積極的醫療協助;接著進入線上諮商平台,民眾可透過網站預約,接著以Google Hangout或Skype快速取得諮商服務。就算在網路訊號較差的區域,民眾仍能透過電話諮商取得即時服務。

與創新為伍,成為改變世界的影響力

線上心理諮商平台成為MyMind的核心服務:諮商民眾可以透過平台掌握目前約診狀態,即時預約下一次的諮商;專業人士也可以透過平台掌握諮商者動態,並與其他專業人士交換治療的經驗。MyMind的平台不僅媒合諮商者與專業人士,也幫助專業人士在這個環境中持續學習成長。

事實上,在疫症期間MyMind的諮詢需求成長了6倍,如今,這間社會企業已經成為愛爾蘭最大的線上與線下的諮商機構,甚至在企業駐點提供企業員工心理諮商。

標記:

New Articles

© 2019 BizHK創業人誌 ALL RIGHTS RESERVED